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中华郭氏网 首页 研讨会文集 查看内容

郭世科:共建天下郭氏和谐大家庭

2015-1-14 16:14| 发布者: 郭在权| 查看: 1194| 评论: 11|原作者: 郭世科

摘要: 随着国家的日益开放与发展,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入挖掘与弘扬,郭氏文化研究也在蒸蒸日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局面,源流世系逐渐清晣,思想情感走 ...
共建天下郭氏和谐大家庭
DSC_5377.jpg

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荣誉会长 郭世科

    随着国家的日益开放与发展,中华传统文化的深入挖掘与弘扬,郭氏文化研究也在蒸蒸日上,出现了前所未有的良好局面,源流世系逐渐清晣,思想情感走向凝聚。
    然而,由于历史记载的模糊,口头相传的失误,研究考证的不足,人为偏见的炒作,直至现在,郭氏文化研究还存在有不该存在的误区,还出现有不该出现的争论,还影响着郭氏宗亲的凝聚与团结。这种现象,对家族、对国家均是无益的。今天,我抱着“家族的凝聚,民族的团结,社会的和谐,国家的富强与统一”之愿望,只就争论较大的三个方面谈谈见解,谨与各位共同探讨并欢迎批评指正!
三地阳曲同根祖
    “序封阳曲”,出自《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原本记载的是东周初 “序封阳曲”泛指的地理位置,但由于到汉代出现了实际地名,加之原来记载的含糊,就给后人留下争论不休的结症。
历史上的“序封阳曲”,是指郑国吞并东虢之后,周平王为平息众怒,给虢叔裔孙序另选地盘封侯,即封在黄河千里一“曲”又为黄河之“阳”的今山西平陆(时称夏阳也称下阳)境内,因地理位置而泛称“阳曲”,与随平王东迁由陕西宝鸡迁在河南三门峡(时称上阳、陕州、陕县),由西虢演变的南虢隔河相望,故称北虢。至此,东虢演变为北虢,是虢叔之后;西虢演变为南虢,是虢仲之裔;留在西虢未随东迁的少数族人,改称小虢,也为虢仲之裔。这就是历史上有过的五个虢国。
     所以说“序封阳曲”不在今日之太原阳曲,还有以下依据:一是东周时期中国版图上是不存在阳曲这一具体地名的;二是东周早期今太原阳曲由少数民族占据称名狼孟并不在周王朝疆域之内;三是历史上有过的五个虢国并无一个虢国定位在今太原阳曲。我们可以深思:封侯能封在疆域之外吗?未曾有过诸侯国的地方能有诸侯吗?一个距“序封阳曲”九百余年才改狼孟为阳曲的今太原阳曲,能与东周初泛指的阳曲对上号吗?打开《山西通志》、《阳曲县志》看看,对此均能找到正确答案。
    对于今日之阳曲,我们承认其在郭氏发展长河中的历史地位,也走出过郭全、郭淮等不少郭氏名人。但它的形成不在周代,也不在西汉,而是在东汉末年,即曹操于建安二十年(公元215年)占晋阳后迁原在定襄的阳曲之民越过系舟山于狼孟,改狼孟为阳曲,距东汉灭亡的公元220年仅剩5年。  
从东周初(公元前697年)“序封阳曲”地在平陆的虚名阳曲,到西汉初(公元前206年)相隔491年出现的地在定襄的实名阳曲,再到东汉末(公元215年)相隔912年狼孟取代定襄始名阳曲的全部历史,只能说三地阳曲同根祖、三个階段一脉传,而不可一概以真名实地阳曲之名,甚至连早在东周之始“序封阳曲”之初,虢氏家族建在北虢即今平陆境内的宗庙社稷,也拿“建社阳曲”通通套用在今阳曲头上。
     出现于西汉的定襄阳曲,综合考证诸多史料得出:此阳曲郭氏应为原崞山或崞县郭氏一支,同源于公元前655年晋献公“假虞灭虢”,大部虢国之民迁到晋国边沿汾阳、孝义在地,建县虢(瓜)衍,改虢姓为郭姓;之后有一支再迁距晋国更远的崞山,依山建邑,称名崞县。据史料记载,战国中期,赵国渐强,武灵王二十年(公元前306年)北破林胡、娄烦,括地千里,始置崞县,属赵国。到西汉年间,这一支崞县郭氏族人怀念故地,将聚居地改用原迁地泛指平陆地域的阳曲虚名成为阳曲县实名,使阳曲之名由虚而实,直至汉末移去,方失去阳曲之称,易名定襄。山西省社科院首席研究员、家谱研究专家李吉也有相同考证,他在为《郭氏文化》一书所撰的序中写道:“三是出自姬姓,系周文王之弟虢仲、虢叔后裔,虢国衍派,即春秋时期,晋献公‘假虞灭虢’,将其臣民族属迁徙到晋国北边戎狄杂处的荒凉之地,屯田守边,拓土开疆。其中一支被迁至今汾阳、孝义接壤处,改虢为郭,地称虢城(延续至今),以示为虢国后裔;一支避难至今定襄、原平境内,依山筑城,将改虢为郭的‘郭’字邑旁去掉,加一山字,名曰崞城(即崞县)。为纪念其迁自北虢,后人还将聚居地亦以原迁地‘河千里一曲’泛指阳曲称名。这两支郭氏,就成为太原郭氏的两大主流。”
    由此佐证:三地阳曲同根祖,虢衍改郭启前后;原本一脉相传承,天下郭氏一家亲。
三源郭氏归主流
    先说由姬而虢、由虢而郭的郭氏主流:
    公元前658年与655年,地在今山西南部的晋国借道虞国,先后两次出兵,灭了地在黄河北、南即现今山西平陆、河南三门峡(时称陕州、陕县)的周文王三弟虢叔、二弟虢仲后裔所在的北虢、南虢。将虢国之民与虞国之民赶迁在晋国边沿汾河天险介休雀鼠谷之北的汾阳虢城、虞城。虢氏族人在此置县虢(瓜)衍,至今时跨2669年之后,“假虞灭虢”形成的虢城、虞城古老村落,还在此作证,虢城、虞城由此而名并沿续至今。封侯封姓由姬而虢的虢氏后裔,为避祸而在迁居之地改虢姓为郭姓,郭姓由此而生,汾阳便成为郭氏改虢为郭的得姓之地。
  《新唐书·宰相世系表》“平王求虢叔裔孙序,封于阳曲,号曰郭公,虢谓之郭,声之转也”的含混记载,除带来“序封阳曲”地域的错乱,还错定了虢改郭姓的时间与地点,将虢改郭姓定在“序封阳曲”之时之地。查阅诸多版本的虢氏世系,从周武王分封东、西虢国姬改虢姓开始,直到公元前655年最后一个虢国消亡为止,一直延续姓虢,虢国最后一位国君仍称虢公丑,并未称郭公丑,这能说“序封阳曲”之时就改虢为郭了吗?何况虢乃皇帝赐姓,荣耀之姓,有谁愿意改姓?又有谁敢于改姓?虢改郭姓,就如同清朝年间朱元璋后裔改姓一般,只能在危难时期,在不得已的处境之下,为避迫害杀戳才忍痛改姓。至于改姓地点,就是“假虞灭虢”迁南、北虢国之民于此的今山西汾阳、孝义境地。当时的虢(瓜)衍县,包括汾阳、孝义(含原属孝义后归交口的乡村)全境及平遥、介休、文水的部分地域。可以说,从那时起,就构成古老汾州的基本格局。我国最早县邑由此而生,故称虢(瓜)衍县为华县首县。
    “假虞灭虢”虢氏族人为避难而改虢为郭的中华郭氏,是华夏郭氏的主流。当然,郭氏在姬虢郭之外还有夏商郭氏及外族、外姓改入郭姓两个流派,但时到今日,已同归姬虢郭这一郭氏主流。对虢姓演变郭姓的认识,从宏观上讲,就是源自河南陝州、陕县(今三门陕市)即虢国的最后消亡地;流向山西汾阳,建县虢衍即虢改郭的郭氏得姓地;随后有一支由虢衍流向今忻州一带又辗转至今阳曲。
     史实说明,从东周三年即公元前697年“序封阳曲”的平陸泛指说起,虢衍郭氏、阳曲郭氏皆同祖同源,只是有了个虢氏族人为避难而在赶迁之地虢衍县虢改郭姓的转折,虢衍起了衔接作用。  
     还须说明,由姫而虢由虢而郭的中华郭氏主流,均为虢国国君虢仲、虢叔之裔。其原因是:晋献公先灭地在平陆的虢叔后裔北虢,后灭地在三门峡的虢仲后裔南虢,此时南虢既有虢仲之后,又有北虢灭亡时逃来的虢叔之裔,所以“假虞灭虢”迁至虢(瓜)衍改虢为郭的虢国族众,以及再迁崞县的郭氏,既有虢叔之后,又有虢仲之裔。所以尊虢叔为得姓始祖,是因北虢是虢国族人宗庙社稷所在。有人将改虢为郭的郭氏族人截然划分,说今汾阳郭氏、平陆郭氏、其他地方郭氏,都是虢仲后裔,都与“汾阳堂”无缘,与郭子仪无关,唯有今阳曲才是虢叔后裔;还将晋献公“假虞灭虢”的北、南两个虢国虢氏族人统统说成是虢仲之后。如此划分两个支派,褒仲贬叔,纯属违背史实之臆编,除了引发矛盾,分裂家族,是不会有好作用的。
     无论原本一脉相传的汾阳郭氏与阳曲郭氏;无论姬虢郭主流郭氏与夏商郭氏及外姓与少数民族改姓郭氏,均无须去人为切割与划分。“家族的凝聚,民族的团结,社会的和谐,国家的富强与统一”,共园中国梦,应成为郭氏族人的共同愿望。普天之下郭氏族人,应与各族人民一起,共同努力,共做贡献!
三易其姓有缘由
    华夏郭氏主流,由姬而虢,由虢而郭的演变,是有其历史缘由的。
    华夏郭氏,乃轩辕黄帝之裔。相传4700年前,黄帝世嗣少典氏,母曰附宝。一日见大电绕北斗,感而有孕,二十四月生帝于轩辕之丘,因名轩辕;国于有熊,故号有熊氏;长于姬水,而又以姬为姓。
    从轩辕黄帝元年即公元前2698年到周武王登基立国的公元前1122年,相距1576年,共传28世。26世季历,又名王季,生三子:长姬昌、次姬仲、三姬叔。27世姬昌,即周文王。文王次子姬发,即周武王,为28世。
    周平王为“亲亲、酬功”,更为牢固地控制广阔的疆域,维护其统治地位,大力推行“封邦建国、屏藩周室”,建立了一套“宗君合一、家国同构”的封建宗法制度。相传,武王、周公、成王先后建置71个诸侯国。
    姬仲、姬叔作为文王之弟,在武王灭商之前,已是“勋在王室、藏于盟府”辅佐朝政的“王室卿士。他们兼具元老重臣与宗支近族的双重身份,负有特殊使命,因而所封之国,一个在西,一个在东,地理位置十分显要。
    其地在西的“岐之凤翔”,即今陝西省宝鸡市以东一帶,为“畿内之地”,负有“屏藩京城、捍御戎狄”的重大使命。其都曰虢镇,姬仲受封于此,史称西虢。
    武王纳周公旦之策,营周居于洛邑(今河南洛阳),作为巡狩、监控邻近各国的陪都,史称“宗周”,亦曰“王城”。姬叔被封于此,即紧靠洛邑的荥阳一带,史称东虢。
    由于封王封姓,姬仲、姬叔位列公爵,尊称虢公,所以两个虢国诸侯,便由姬姓成为虢姓,姬仲、姬叔成为虢仲、虢叔,这也就是虢姓的来历。
    虢姓演变为郭姓,前以说清,这里不再重复。虢国灭亡虢氏后裔迁居汾阳改虢为郭之后,就在古老汾州广袤的土地上繁衍生息,并相继出现众多名士贤达,汾阳王子仪公是其标志性人物,汾阳郡望由此而形成。而众多名士贤达,又与子仪公有关。只在汉代,就有郭亭、郭蒙、郭忠,俱以功绩受封列候;郭况、郭弘、郭伋、郭泰,皆以异绩而显声光。上述名士中郭亭、郭蒙、郭泰皆为史书、家谱记载的郭子仪先祖。2000年出土于汾阳城西南五里平原大向善村现藏市博物馆的《唐故上大都督上骑都尉郭府君之碑碣并序》,除记载汾阳郭氏解愁助唐立国的丰功伟绩,还刻记有这样文字:“隗为燕相,禽作汉侯,封爵西河,乃居汾隰”。这里所提之汉侯,定在郭亭、郭蒙、郭忠之中,西河、汾隰均为汾阳。这就是说,汉代郭亭、郭蒙、郭忠中有一位封侯于汾阳,居住于汾阳。现已考清是郭亭,郭亭封河陵侯,河即西河今汾阳,陵即地域与汾阳相连的大陵今文水。传到隋朝,又有郭荣、字长荣,是隋朝的重要军事将领。郭荣征战立功的主要战场,就在山西的汾阳、离石与陕西的榆林、延安一带。子仪公提起先辈,就会讲到郭荣,这不仅因为郭荣是隋代名人,而且是子仪公前六世祖郭进的侄儿。与郭荣同辈也即子仪公前五世祖中有一位郭宏道,又与在隋朝末年同郭解愁一起助唐立国,志书、史书均有记载的汾阳郭氏郭君碑文中“子宏道”相对应,是否同属一人,从所处朝代、生卒、背景来考,极有可能。再与1986年山西省长治市西南出土,现存长治市博物馆《隋唐五代墓志铭汇编》山西卷《唐故右领军卫泾州纯德府折冲都尉太原郭府君墓志铭》所载:“府君讳韬,字宏泉。本汾州人也。其先郭泰……其祖郭嵩”对照,完全吻合,即郭韬之祖郭嵩是郭君之父,郭韬是郭君之子。郭韬字称宏泉,与郭君碑“子宏道”相合,应为亲兄弟。由此说明,子仪公先辈世居汾阳(汾州),只是到前五世祖或前六世祖时因受封离开祖地,几经辗转于陕西华州(现华县)为官而居仕地,子仪公就出生在这里。《郭公庙碑》中所称“太原著姓”,也即汾阳著姓,缘于汾阳为太原属下所致。此与东汉郭泰同理,郭泰本为汾州介休人,后居州所在地汾阳城,史书却称“太原介休人”。 定襄郭氏宗亲从山西省社会科学院家谱资料中心还查出:“唐汾阳王郭子仪由陕西迁往汾阳,嗣后延续发展,一部分发展到洪洞。”“郭暧后裔于元代前从汾阳迁往洪洞,后又徙沁县,直到安徽凤阳”的记载。山西省社科院家谱资料中心所藏资料,还有十支子仪公后裔从汾阳向南方与海外迁徙的具体记载。
      
     成立于台湾的世界郭氏宗亲总会,早在其《环球郭氏宗谱》《郭氏源流说》中写道:“经魏晋南北朝崇重门第之后,多以古代黄帝之胄裔相羽饰,历世久远,屡经兴亡,播迁转折,转徙流离,故老不存,谱传失散,而欲更有详以稽考,亦已难矣。要之既占为郭氏,则众流同源,固不碍其有同姓之亲也。”此一论述,早已成为古往今来海内外郭氏之共识。郭氏家族同根共祖,天下郭氏一家亲。愿我们携起手来,不断努力,将共建天下郭氏和谐大家庭的愿望成为现实!
2014年11月8日

2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占敖 2014-11-17 05:51
有幸聆听了郭老的发言,再次阅读郭老的发言稿,更加使我受益匪浅!
引用 郭周同 2014-11-17 12:49
当面聆听了,再次温故。。。。。。拜读!老先生的治学严谨令我十分敬佩。。。。。
引用 郭庆强 2014-11-20 21:26
世科宗长的发言,我一句也没听懂,电脑屏幕演示,我老花眼也看不见,急的我等他老人家一讲完赶紧索要他的发言稿,哈哈,看了真是学到了不少知识,了解了我郭氏家族的一些渊源。受益匪浅,拜读了,谢谢老人家。
引用 郭泳 2014-11-28 12:40
本帖最后由 郭泳 于 2014-11-28 12:43 编辑

     1.材料《汾阳郡王尚父郭公庙碑铭并序》(高参撰,张谊书)记载的明明白白:“邠宁节度使、尚书左仆射韩公,天姿炳耀,棱角雄毅,威重殊俗。知探无形,扬大节以弼中兴,由至公而嗣徽烈守。公之土宇,实公之门生以为公作捍御。归藩居邠,则政存化修,惠泽结耆艾
     以上碑铭说明,郭子仪的庙碑(也是第一座)在邠州,郭子仪作为“藩王”,“归藩”乃是归居邠州之地,既有郭子仪封户在邠州,也是郭子仪大历三年之后长期镇居之地,可以直接否定“汾州为郭子仪的封地”。该碑铭也属于当朝人记叙当朝事,其可信度非常高。反观汾州(今汾阳)无法找到相关“郭子仪封地在汾州”的任何记载。

     2.《唐故撿校司空兼太常卿贈司徒郭公墓誌銘並序》(即《唐郭钊墓志铭》)记载:“時以孟津要地,控臨河朔,非勳德重望不可以任,遂作鎭河陽,就加左僕射。其年遷領河中,且曰:‘惟豳與蒲,皆汾陽舊封,祖孫續之,爲公之榮歸閼。’拜兵部尚書。又出鎭東川,加撿校司空。”该墓志作者李虞仲,系李端之子。李端曾经“游于驸马都尉郭曖之门”。李虞仲生年正与郭暧、郭钊父子同时。豳即邠州,今陕西彬县。(既然邠、蒲都是“汾阳旧邑”,“盍有丕承”亦在理。)
    李虞仲撰写《郭钊墓志》,正是当代人叙述当代事,“惟豳與蒲,皆汾陽舊封,祖孫續之,爲公之榮歸閼”,郭钊也曾镇守河中,也曾镇邠州,所以说“祖孙续之”。与郭钊同时的李虞仲,记载郭子仪的封居之地乃在邠州、河中,而且记载更加直接、更加明了,不容否定。墓志末尾铭曰:“蒲邠之人,世思遺美。”可以与前文相佐证。
     3.韩游瓌,非韩游环。这是个常识字,省写后为“瑰”,很多人读“环”。是误读,还是有意写成“环”,我们不得而知。
     4.邠州。《旧唐书》《新唐书》皆记载,邠宁庆节度使下辖邠州、宁州、庆州,三州无一地在山西者(乃今甘肃正宁、庆阳和陕西彬县)。邠州乃是大历三年之后郭子仪长期“防秋”镇守之地。所以,郭子仪长期镇守的邠州,怎么老有人误为“汾州”,确实不能理解。
     5.蒲州,查《旧唐书 地理志》《新唐书 地理志》,唐肃宗、代宗之时属河中府。河中府也有郭子仪的封户。郭子仪封汾阳郡王,封地总共2000户(大历十四年),其中至少有900户以上的封户在河中。《旧唐书 郭子仪》记载,宝应元年郭子仪平定河中之后,“入朝”,“加实封七百户”。郭子仪单骑退回纥和打败吐蕃之后:“入朝,加实封二百户,还镇河中”,说的明白白。郭子仪封户在河中,乃是因为郭子仪长期镇守河中之故,为了方便其“防秋”,皇帝直接加封户在其镇守之地。
    举个例子,就地加封户,不按祖籍地封王,李光弼就是很好的例子。李光弼芒山之败后,朝廷派其镇守临淮,封临淮王就地加封户。按说他的祖籍地在柳城,之前封蓟郡公,按祖籍地封王,也应该封柳城郡王。可是朝廷封的是临淮王,封户在临淮、江淮之地,没有按照祖籍地封王。这也可以说明李光弼与郭子仪有类似的赏赐封户的经历,即都因镇守该地后就地加赏的封户。“止临淮”之后“宝应元年,进封临淮王,赐铁券,图形凌烟阁。”“光弼以久须诏书不至,归徐州收租赋为解。”徐州为临淮之地(《旧唐书  李光弼》)。
    6.关于韩游瓌与李虞仲所处时代。韩游瓌郭子仪部将,与《汾阳王庙碑》作者高参、张谊皆同时;《郭钊墓志》作者李虞仲,与郭暧、郭钊父子同时。所谓“当代人记叙当代事”,我们大概可以了解这句话的含义。
    作者李虞仲为其撰文,郭承嘏为其书文。郭承嘏是郭晞之孙,郭钊是郭晞之侄,郭承嘏则应为郭钊堂侄。完全属于当代人叙述当代事情,并叙述其祖先“惟豳與蒲,皆汾陽舊封,祖孫續之,爲公之榮歸閼。”乃指汾阳王封地在邠州、蒲州。祖孙续之,乃续邠、蒲,不是续汾州。

引用 郭泳 2014-11-28 12:41
本帖最后由 郭泳 于 2014-11-28 12:44 编辑

     近日,山西郭世科先生在中华郭氏网上发表一篇题名《子仪公先辈是由汾阳移居仕地的》一文。文中称子仪公家族先代系出汾州云云,又云郭荣与郭君可以排列辈分,郭君可为郭荣上一辈。又称此为考证,欢迎发表观点云云。其实不然,子仪公祖先乃系太原晋阳、并州太原,墓志碑文记载清楚明了。郭世科老先生观点,误导之甚,特此澄清。
    一、否定郭世科老先生“子仪公先辈是由汾州移居仕地的”的观点。
    汾阳王家族出自太原晋阳、并州太原,而非汾州汾阳(郭子仪祖上的“郭荣碑”和晚辈的“在严墓志”都不承认汾阳),汾阳王祖上从哪里到哪里,与汾州郭君无关,请不要误导。
    二、否定郭世科老先生替隋朝太原晋阳郭荣与初唐汾州郭君两个不相关家族人物之间的排序。一切应该从郭老先生的文章说起,一切都要从郭荣的籍贯和郭君的籍贯说起。
    郭世科先生有言:
   (有一史料记载:华阴县,汉时置。此支郭氏为太原郭氏分支。隋大将军蒲城公郭荣,太原人,后居华州(此指郭荣后代,非荣本人也。郭荣早在隋大业十年即公元614年就病逝于河北怀远,时年68岁,李唐尚未立国。下同),生福善,唐兵部侍郎。荣弟宏道,同州刺史,生敬君、广敬。敬君生依仁。广敬左威卫大将军,礼部尚书。广敬生昶,庆州刺史。还有一史料记载:华阴郡,唐玄宗年间置。此支郭氏为太原郭氏分支。隋大将军、蒲城公郭荣,先世太原人,后居华州,生福善,唐兵部侍郎。荣弟宏道,同州刺史,郜国公。郭荣生敬君(善),宏道生广敬。广敬,左威卫大将军、礼部尚书、郜国公。广敬生依仁,沁州刺史。郭子仪云其祖先:“荣父叔进之后。”进曾孙通,美原尉。通生敬之,天宝中渭、吉、寿三州刺史。郭敬之生郭子秀、郭子仪等11子。据此排辈:郭嵩——郭君、郭进——郭荣、宏泉(郭韬)、宏道——履球、福善、敬君、广敬——依仁、郭昶——郭通——敬之——子仪。
    郭世科老先生曾又有言:考证当“以理服人”。
    我们做学问的:确实应当以理服人。那么,世科老先生这样排列辈分的依据是什么?我看这样的排列是要不得的。
    1.我不知道郭世科老先生有没有读过以下墓志(是否伪造,老先生的能力可以分辨出来):
    ①《隋故又候卫大将军蒲城侯郭恭公之碑》(简称“隋郭荣碑”,出自1957年李子春《考古通讯》一文,又为赵超先生中华书局1998年版《新唐书宰相世系表集校》一书所引用)。这块碑有言:“公讳荣字长荣,太原晋阳人也”“祖父智,中山太守”“父徽,使持节洵州诸军事洵州刺史......”
    ②《大唐故郭府君墓志铭》(“唐郭敬善墓志”选自《唐代墓志汇编续集》之显庆052篇)有言:“公讳敬善,字咳,太原人也。高(曾)祖智,后魏秘书郎、郢州刺史;祖徽周洵州刺史、隋太仆卿。”
    ③大唐益州长史郭福善碑(《新唐书宰相世系表集校》一书亦引用)亦记载:公讳福善,字福善,太原晋阳人也。曾祖智,中山太守、郢州刺史;祖徽,周洵州刺史。郭福善碑以唐贞观十二年(公元638)立。
    那么,世科老先生连郭荣的祖父都不知道。郭荣的祖父叫郭智,不叫郭嵩,有隋朝的“郭荣碑”为证。郭智孙子郭荣的碑,比他人记载郭荣祖父名字的碑文更加可靠,对吧。再者,郭荣是太原晋阳人,不是汾州汾阳人,请郭老先生一定要认清楚郭荣碑文,辨别隋朝郭荣碑文的真假。
    2.世科先生自己的文章也是矛盾重重,证据可疑而擅自以郭君、郭进为兄弟辈分,并为两个不相关、不同籍贯的家族进行不相干的排位。我请问先生:隋朝太原晋阳郭荣与汾州郭君,到底有何关系?
    所谓“可疑”而“擅自”,是指:
    隋朝郭弘道与同时代郭宏道根本是两个只是同姓不同名的人是其一,
    郭荣之父乃郭徽隋朝初年已经去世是其二,
    郭徽的父亲乃是北魏末中山太守郭智有墓志证明是其三,
    郭荣是太原晋阳人而郭君是汾州人是其四(多次强调)。
    3.郭子仪家族,找不到一块任何墓志,自称是郭泰的后裔。连唐朝另一位宰相郭元振,其好朋友张说撰写的行状《兵部尚书代国公赠少保郭公行状》也说“公名震字元振,其先本太原阳曲人也”,而不说“太原介休人也”,属于当代人记叙当代事,直接否定了《新唐书宰相世系表》的谬误。后代的谱牒以郭泰为郭子仪前10代祖上,三岁小孩都能看出其中的谬误,更何况世科先生这位大家呢?但对古人怀有尊敬之心是应该的,真相就是真相。
    4.郭子仪家族出自太原晋阳,与冯翊郭氏同源,不是汾州汾阳。“北州望崇,左辅源同”,出自苗晋卿《寿州刺史郭公神道碑》;“汉有光禄大夫郭广意生孟儒,为冯翊太守,子孙始自太原家焉,后转徙于华山之下......”出自颜真卿《郭公庙碑铭》。这两块碑显示,郭子仪先代出自太原而分支冯翊,也是冯翊郭氏之后裔,“北州望崇,左辅源同”,郑县郭氏与两汉冯翊郭氏源流相同,而与两汉之介休郭氏毫无瓜葛,更兼隋朝郭荣碑文已经说的很明白:公讳荣字长荣太原晋阳人也。郭子仪祖上乃太原晋阳人,不是西河介休人。
    三、综上,世科老先生说子仪公先代出自汾州是极其错误的观点
    第一,郭子仪的先代世系是:郭智—郭徽、郭进—郭荣、弘道——广敬、履球—郭昶(“郭荣碑”、“郭敬善碑”、“郭福善碑”等等)。
    第二,郭智郭徽父子与郭君没有任何关系。汾阳王如何祖籍是汾州人呢?世科先生将郭荣、郭宏道与郭弘道的关系都没有搞清楚,将两个不同地域家族的人物进行辈分排列,如何能令人信服呢?
    所以,小子虽然年轻,其实仰慕周魴(三国时期吴国人)之子晋朝建威将军、御史中丞周处大人已经很久了。不怕闻道早这个道理确实能以理服人。我的老师曾经说过,多读书多明理亦是不错的道理(不急于求成而忽视矛盾的地方),做学问不浮躁不贪图经济亦是道理,不浮躁真心做学问才能发现更多疑问才能妥善解决疑问也是真道理。
    正应了那句“以理服人”的话。对的就是对的,郭荣是太原晋阳人,不是太原西南之汾阳人;错的就是错的,郭泰、郭君均与隋郭荣、唐郭子仪家族无关,两个家族籍贯都不一样,郭泰更非郭子仪10代祖上,子仪公先代绝非出自汾州。
    小子虽然啰嗦,可也不敢啰嗦太多,更不会打官腔。已经明显是错误的观点,我们支持讨论确认,但是对待历史的真相(公讳荣字长荣太原晋阳人也)可千万不能耍赖呀。

引用 郭世科 2014-11-28 14:46
已在"据此排辈"说明中讲清,是辈分,並非将郭嵩确定是郭荣之祖父。声明中说过,有不准确处欢迎指点,但要"以史作证,以证佐事,以事明理,以理服人"。你讲你的史证,我讲我的史证,比较鉴别,正本清源,团结凝聚,共谋发展,才是正理。真不知"耍赖"何意?何指?
引用 郭周同 2014-11-28 21:12
啄木鸟 发表于 2014-11-20 21:26
世科宗长的发言,我一句也没听懂,电脑屏幕演示,我老花眼也看不见,急的我等他老人家一讲完赶紧索要他的发 ...

我和世科宗长多次见面,为他老人家的人格魅力所折服。。。。。。。。
引用 郭泳 2014-11-28 22:13
本帖最后由 郭泳 于 2014-11-28 22:14 编辑
郭世科 发表于 2014-11-28 14:46
已在"据此排辈"说明中讲清,是辈分,並非将郭嵩确定是郭荣之祖父。声明中说过,有不准确处欢迎指点,但要" ...

声明两点(其余不必多说):
    1、错误的就是错误的,
单单“子仪公祖上自汾州移居仕地”这个标题,便与汾州郭君碑考证牛头不对马嘴。

    2、郭荣字长荣,碑文记载“公讳荣字长荣太原晋阳人也”,也是与汾州郭君之事风牛马不相及。更何况排列辈分呢。
    我所说耍赖,并非指人,乃指事物。对历史耍赖,就是不尊重历史
引用 郭世科 2014-11-29 00:39
我的考证是综合诸多史料史实得出的,並非只是用郭荣父子作证。郭荣父子,只是对照排辈。是谁将郭嵩定成郭荣直系祖父的?你自己这样错理解错定位,还硬安在别人头上,並用此纠缠不休。再说,郭荣家族跟郭君家族有无关系,如同太原郭氏跟汾阳郭氏-样,我据史实说话认为有,而你断然肯定"互不相干",还以此进行"驳斥"。退-步说,即使认为有疑,也只能说尚待考证。我的考证是综合诸多史料史实得出的,否定也好,"驳斥"也罢,那你就"以史作证,以证佐事,以事明理,以理服人",来个全面剖析。让大家比较鉴别,正本清源。万不可断章取义,以偏盖全;揪住一点,不及其余。还说一点:对"耍赖"解释,太巧妙了!
引用 郭泳 2014-11-29 08:03
本帖最后由 郭泳 于 2014-11-29 08:04 编辑
郭世科 发表于 2014-11-29 00:39
我的考证是综合诸多史料史实得出的,並非只是用郭荣父子作证。郭荣父子,只是对照排辈。是谁将郭嵩定成郭荣 ...

试问,先生敢对邠州(今陕西彬县)汾阳王首庙作澄清否?
试问,先生对2006年汾阳市人大关于修建汾阳王庙提案中极其严重错误的提法(指汾阳王首庙)敢于作澄清否?
试问,在东汉末太原郭氏士族形成之时,先生敢于给予当时之阳曲郭氏(当时形成太原士族)一个公道的说法否?这是断章取义么?
在此再次表示,对老先生,我们一贯是本着尊敬态度的;对老先生的研究,我们也是本着尊敬态度的。但是,有问题我就应该向老先生发问嘛!老先生也曾说过“非常欢迎提出意见”嘛。既然是综合研究,阳曲和汾阳都在山西,都应该一视同仁嘛。
引用 郭世科 2014-12-10 21:20
本帖最后由 郭世科 于 2014-12-10 22:15 编辑

对"声明"与"试问",另有发帖:<对郭泳宗亲“声明”与“试问”的回复>

查看全部评论(11)

公益  睦族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赞助我们  

GMT+8, 2017-8-19 00:32 , Processed in 0.150815 second(s), 34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