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中华郭氏网 首页 颍川郭氏 查看内容

颍川郡:名士的时代

2014-1-12 00:40| 发布者: 郭在权| 查看: 4789| 评论: 5|原作者: 彭治国 刀把

摘要: 前言:颍川在历史上一直是大郡,自设立以后一直是京师之外人口最多,最为繁华的地方,治所在今河南省禹州市,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黄帝生于此,夏禹建都于此,因此成为中国众多姓氏的发祥地。历史上颍川人才辈出,数 ...
BB7F0B0F50F5408BB1767198618DB24C.jpg


    前言:颍川在历史上一直是大郡,自设立以后一直是京师之外人口最多,最为繁华的地方,治所在今河南省禹州市,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黄帝生于此,夏禹建都于此,因此成为中国众多姓氏的发祥地。历史上颍川人才辈出,数不胜数。唐朝改颍川县为长社县,改颍川郡为许州。从此颍川不再作为地名存在,甚至原颍州之名也归属了颍水下游的原汝阴郡(郡治汝阴在今安徽省阜阳市)。北宋时,在此建颍昌府,之后基本称许州。
     颍川郭氏是两汉魏晋时期士族,其形成望早于太原郭氏颍川郭氏代表人物:东汉法律世家郭弘、郭躬家族,其子孙为公者一人,廷尉七人,侯者三人,刺史、侍中、中郎将者二十余人。侍御史正监平者甚多。
    汉末郭嘉、郭图也是颖川阳翟人,颖川郭氏在汉魏之际已是名门望族。 至唐代有初唐名将--左骁卫将军郭孝恪。

   太原郭氏源于“北虢”,而颍川郭氏则源于东虢”。中华郭氏网即将推出颍川郭氏专题,以期进一步讨论郭氏之源  。
         
                                                                     -----编者注在权


【摘要】:什么叫名士?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那些有卓越道德力量,领袖群伦,并以扫除天下、济世救民为志向抱负的知识分子才能当此殊荣。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总能看到名士的身影。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牵引时代和社会的脉搏,引起世人和时局的关注,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历史。从前,名士还只是少数有名的杰出者。但从东汉中后期以来,名士不再形只影单,而是作为群体甚至一个阶层大量涌现。其中,一个最盛产名士的地方,叫颍川郡。秦灭掉了韩国后,就把韩国一分为二,西半部为三川郡,东半部为颍川郡。这个公元前230年设置的郡,到东汉短短几百年时间,不仅成为人口最多的大郡,而且经济繁荣,名士辈出。
                                                                                                                                                      文:彭治国  刀把

    什么叫名士?在中国的传统文化里,那些有卓越道德力量,领袖群伦,并以扫除天下、济世救民为志向抱负的知识分子才能当此殊荣。

2012396297C6E408DD45869BD120865502B3B9.jpg


  在中国历史长河中,总能看到名士的身影。他们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无不牵引时代和社会的脉搏,引起世人和时局的关注,并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历史。

  从前,名士还只是少数有名的杰出者。但从东汉中后期以来,名士不再形只影单,而是作为群体甚至一个阶层大量涌现。

  其中,一个最盛产名士的地方,叫颍川郡。

  秦灭掉了韩国后,就把韩国一分为二,西半部为三川郡,东半部为颍川郡。这个公元前230年设置的郡,到东汉短短几百年时间,不仅成为人口最多的大郡,而且经济繁荣,名士辈出。她像一位多产的母亲一样,怀下诸多优秀的儿女,还诞生了许多有名的大姓、世家。

  时也,命也,运也,造就了一个赫赫声名的颍川郡。


2012398AE383213EF54FB8BA35802EB34AB74A.jpg


一条颖河流到今

  一个官吏群体

  秦汉时期的颍川郡处在河南省中部,包括今天的河南登封、宝丰以东,尉氏、郾城以西,密县以南,叶县、舞阳以北地区。而禹州是颍川郡郡治所在地。我到禹州去寻找秦汉时的风流,却迷失在中药和钧窑的光芒里。

  禹州是宋代五大名窑之一钧瓷的故乡,长期以来被皇家定为御用珍品,只能皇家使用,不许民间收藏,有“黄金有价钧无价”、“家有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的盛誉。2003年,禹州市神垕镇被国家批准为钧瓷原产地,受到保护。如今,在市中心,还耸立着一座气势辉煌的博物馆——钧窑遗址博物馆,这是国家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走进去,满眼都是漂亮的钧窑。

  而作为历史上四大中药材集散地之一,禹州今天还在享受中药带来的恩惠。有记载称,唐朝药王孙思邈曾长期游居于此,行医采药、著书立说,孙思邈去世后,禹州人建“药王阁”永久纪念。我打的穿过药王街,禹州中药材专业市场,看到药王孙思邈像、怀帮会馆(那是全国保存最完整的药商会馆)、和众多的中药铺,想到那句天下皆知的话——“药不经禹州不香,医不见药王不妙”。

  秦汉的颍川郡在哪?一个诞生过无数名士的禹州城在哪?我在禹州钧窑博物馆读秦汉时期禹州历史的介绍,只看到几块汉画像石、几面汉铜镜,那些名士去了哪里。作为一个历史名词的颍川郡,在禹州好像消失了,只停留在历史学家的书里。

  而那,其实是禹州值得追忆的过去。

  作为韩国故土,颍川郡有着自身的文化传统,那就是士人好申、韩之术。又由于两汉时期,颍川郡靠近京畿,多豪强、朋党,剽悍倾轧之风到处横行,民众多有戾气。而对于这一切如何治理,便成为政府关注的重点问题。

  汉武帝时灌夫为颍川豪强,名噪一时。《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称灌夫“不喜文学,好任侠,已然诺。诸所与交通,无非豪桀大猾。家累数千万,食客日数十百人。”为了在田园中修筑堤塘,灌溉农田,他的宗族和宾客在颍川一带横行霸道。当时有歌唱道:“颍水清,灌氏宁;颍水浊,灌氏族。”而在颍川郡,像灌夫这样横行无忌的权贵还有很多。

2012394062DD11CE044DBD830434902DBCD177.jpg


阳翟,古代地名,为今日河南禹州市。  


    到西汉汉宣帝时,赵广汉做了颍川郡的太守。 

 一到任,赵广汉就把矛头对准了那些无知无畏的权贵。当时颍川郡中的原、褚两大宗族横行霸道,任意胡为,手下宾客偷盗犯法,前任郡守也不能将他们制服。赵广汉到任后几个月,就把两姓的首恶杀掉了。一时间,郡中豪强震惊不已。

  厉害的还在后头。赵广汉让作恶的豪强彼此揭发异己,被揭发者罪名成立后,就用法律惩治他们。他还故意泄漏那些人揭发的话,让他们彼此怨恨,又让官吏准备可以投揭发信用的瓶或竹筒,等收到揭发信,把写信人的名字削掉,假托是豪强大户的子弟说的。

  那以后,有势力的宗族、大户家家都结下了怨仇,作恶的朋党之人也都逐渐分裂解散,当地的风俗有了很大改变,官吏和百姓之间互相怀疑、揭发,赵广汉借此让他们作耳目,盗贼因此不敢出现,即使出现,又立刻被抓到。赵广汉的威名传遍了天下。后来,皇帝看重赵广汉的能力,给他升了职,调到了京城,继续发挥他的能力。此时的颍川郡正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虽然豪强们的势力得到遏制,但颍川的社会关系紧张,邻里互为仇敌,暴力冲突一触即发。

  接任赵广汉的郡守,叫韩延寿。他在颍川近十年,推行“以德治郡”,终于使冲突得到和解,将仇恨化作甘霖。

  首先,恢复古礼,修建公立学校,提倡见面作揖。又设置钟鼓和管弦乐队,每次活动时都要奏乐。当然,最重要的还是教化百姓。韩延寿以身作则,常自我反省。史书上记载,下属们一见,往往羞愧得无地自容。某县尉和他身边一个职员甚至因此自杀。《班固传》赞誉韩延寿“厉善,所居移风”。这种改变在颍川的发展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颍川豪强横恣的历史风俗渐渐扭转,礼仪文学开始受到重视,为颍川士人的崛起提供了良好的生长环境。  韩延寿之后,是一个叫黄霸的太守。

  黄霸任颖川太守期间,继承了韩延寿的教化之力。他外明内宽,打破权力迷信,推进民间社会自治,颖川因此而“治为天下第一”。他依据儒家精神,一改秦以来吏治的酷烈之风,塑造了不同于秦吏的官员典范。《汉书》称赞他,“自汉兴,言治民吏,以(黄)霸为首”。 汉宣帝褒奖说:“颍川太守霸,宣布诏令,百姓乡化,孝子、弟弟、贞妇、顺孙日以众多,田者让畔,道不拾遗,养视鳏寡,赡助贫穷,狱或八年亡重罪囚,吏民乡于教化,兴于行谊,可谓贤人君子矣。”

  由此,在汉代的颍川郡,地方郡守已经不仅仅是作为一个普通官吏维持地方行政秩序了,他更是担当了一个传统文化的布道者。儒家的文化和传统春风化雨,逐渐地改变了颍川。

  值得一提的是,赵广汉、韩延寿、黄霸,都是汉宣帝时期的官吏。汉宣帝在位期间实行宽缓的统治策略,使得循吏辈出,民风大治。到西汉末,颍川多豪强且难治理的事情已经不再见于史料,也少有人谈颍川太守如何治理颍川的事情,因为一切已经与过去不同。

  在颍川郡守营造的宽和政治氛围下,在好才礼士的时代风气中,颍川的名士才子开始纷纷走向历史的前台,并由颍川到京城,到全国,最终成为令后人为之景仰怀念的力量。


  一群名士 


   颍川的文人学士、士族大家,也无比重视文化教育事业。他们和颍川官吏一起,共同在全郡内形成了注重文事、热心教育的优良传统。

  汉魏时期,颍川士人们从事文化教育事业,有家庭教育与社会教育两种方式,两种方式中,又以家庭教育为主,影响深远,盛而不衰。颍川大姓、著名的荀氏家族的奠基人荀淑,八个儿子都成名流,号称“八龙”。《三字经》中有“汉荀淑,有义方,教八子,名俱扬。”后人把荀淑作为家庭教育的楷模。

  在今天许昌城北约五里的郊外,还能找到一座八龙冢,是荀淑的八个儿子死后围着父亲而埋的八个墓冢,遗憾的是解放前已被夷为平地。而现在只剩下八龙之父荀淑的墓和四周遍植的古柏。那是荀淑死后,八个儿子每人在父亲墓上种植的。 

 古柏皆一人多围,枝叶并茂,森森挺立,有三棵已枯死了。存着的五株如同老态龙钟的老人,静静地、无言地并立在一起,守护着一个家族的荣光。

  在颍川,除了荀氏家族,家庭教育几乎是那个时期所有颍川大族的特征。鄢陵庾氏家族,其始祖庾乘,在东汉时期以文化教育起家。自此,家族内部文风日盛,与其政治活动相辅相成,形成家族教育文化的蔚然大观。另外,陈氏家族、禹州的褚氏家族以及曹操的十大谋士大都以秉承家学闻名于世。

  重视社会教育,也是颍川士风的重要方面。陈寔遭受党锢之祸后,隐居荆山,设馆授学,远近士人都来向他学习,陈寔去世时,“海内赴者三万余人,制衰麻者以百数。”可以想象他所授生徒之多。而经学大师丁鸿,也曾在家公开收徒教授讲学。还有郭躬,他在家里开讲律学,学徒多达数百人。钟皓世善刑律,“以诗律教授门徒千余人”。如此大规模的文化教育活动,使我们不难想象名士对全社会的影响是怎样地广泛而深刻。

  颍川名士的魅力,也吸引了远地士人来颍川游学。汉中人祝龟十五岁时,从汉中“远学汝、颍及太学”。梓潼人杨充“受古学于颍川白仲职”。南阳人延笃“少从颍川唐溪典受《左氏传》”。许多别郡名士,也客授颍川。如沛郡人桓典“复传其家业,以尚书教授颍川,门徒数百人。”

  颍川的名士,最为人称道的是他们崇尚名节、始终不渝的精神气度。颍川襄城人李膺高风亮节,名扬四海,他以天下名教为己任,在司隶校尉任上,诛杀了作恶多端的宦官张让的弟弟张朔,致使宦官们连休息日也不敢走出宫廷。李膺遭遇党锢之祸,有人劝他逃走。李膺回答说:“临事不怕危难,有罪不避刑罚,这是做臣子的气节。我年已六十,死生听从命运,往哪里逃呢?”他自动赴诏狱,被拷掠而死。妻子徙往边远地区,他的父兄门生故吏均受牵连下狱。

  但就是这样一个悲剧性的人物却并不孤独。当时的太学生们推崇他为“天下楷模李元礼(膺)”,凡能受到他赏识、接见的太学生都自认为如“登龙门”,身价十倍。某位学者无缘见他,找机会帮他赶了一趟车,得以交谈几句,回来后便到处夸耀:“我今日为李君驾车!”

  与李膺齐名的另一位颍川名士,叫杜密。他是颍川阳城(今登封)人,历任太山太守、北海相。在任期间,宦官子弟有作恶者,杜密总是捕杀之。另外,他对下属“好恶不报、隐情惜己、自同寒蝉”之人,深恶痛绝,认为是“罪人”。倡导行善,力戒违道、失节。

  而颍川最为出名的一大家族,颍阴荀氏,族中也多有名士以同宦官殊死斗争而名扬天下。


  政治的双刃剑 


 颍川人对政治的热情是天生的。同为颍川人的申不害、韩非子早在他们的基因里埋下了参与现实、参与政治的种子。

  申不害在韩国灭掉郑国后,韩昭侯重用他为丞相,在韩国主持改革,十五年间便使韩国强盛起来。

  韩非作为战国法家思想的集大成者,有志难展,死于狱中。但他的思想却在秦始皇、李斯手上得到了实施。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即使前方是地狱。颍川的名士也希望到政治的舞台上去一展抱负。

  西汉时,颍川人晁错学“刑名之学”,而后又被选拔去读《尚书》,学贯儒法,成为献身帝国伟业的大人物,曾任御史大夫,后却被腰斩于长安。

  而东汉后期,正是外戚、宦官轮流把持朝政的时代。政治腐败、社会黑暗、人民生灵涂炭,这一切已使颍川的名士无法再沉迷书卷、关心文化和教育。天下之大,放不下一张书桌。

  雄才大略者都在寻找自己的去处。于是君择臣,臣择君,君臣相择成为时代的特色。

  颍川的名士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有人选择了董卓,有人选择了袁绍,有人选择了张邈,有人选择了曹操,有人选择袁绍后,又放弃了他而改投曹操……  绕树三匝,何枝可依?所有的鸟都在寻找一个可靠的枝头,而大多数的颍川名士们都把自己交给了曹操。 

 曹操执政时期,是颍川名士政治上最为辉煌的时代。曹操集团中,形成了以荀彧为核心的颍川士人群体,骨干多达10余人。他们的智慧和活力,改变了三国的格局。

  但,时代也改变了颍川的名士。

  166年,第一次党锢之祸爆发。桓帝下令逮捕党人,受牵连者达两百余人。名士领袖李膺、杜密等相继入狱。不久,又被赦归田里,禁锢终身。

  168年,第二次党锢之祸爆发,斗争进入更残酷阶段。李膺、杜密等人均遭杀戮,荀昙等人禁锢终身。一时,颍川名士群体遭到重创,像秋天的树叶飘零殆尽。

  颍川名士的重新崛起是在汉末。曹操、刘备、袁绍等群雄逐鹿,社会的动荡使得颍川的名士重拾政治理想,在新的环境下去确认自己的政治地位。

  一切尘埃落定后,天下终于将要大统,与之相应的是中央的专制政权对地方的控制加强。名士们把握了朝政,但政治的热情在衰退。有人因为受到了政治的伤害,有人则是政治的既得利益者,所有人只想占据高位,无心于百姓庶务。 

 这时期玄学思想开始兴起。学者田宇庆就说,“两晋时期,儒学家族如果不入玄风,就产生不了为世所知的名士,从而也不能继续维持其尊显的士族地位。”

  讲玄学,可不是有着政治抱负和情怀的熟读经书的颍川名士们的长处。

  终于,这些因颍川而兴的著名的名士、家族都一一落幕,退到角落里去了。

  但并不是说,颍川后来再无名士。比如吴道子、褚遂良,他们也是颍川人。但颍川郡作为一个名士群体的亮相再也不会回来。

  颍川郡的名字也在发生变化。先改为颍州,又被改为南豫州,后改为许州,最后干脆废弃了。颍川郡的管辖范围也越来越小,直至从现实中消失。

  颍川郡名士的故事却流传下来。

  北宋,苏轼母亲程氏教儿子《后汉书》。读到《后汉书·范滂传》,范滂将要与颍川名士李膺、杜密一起,被宦官处死时,他母亲鼓励他说:“汝今得与李、杜齐名,死亦何恨!既有令名,复求寿考,可兼得乎?”

  苏轼问,如果他成了范滂,母亲如何?程氏说,“你如像范滂一样,我难道不能像范滂母亲一样吗?”

  精神的力量无视生死界限,走过昨日,向今天走来。


郭嘉的能量——曹操与他的颍川谋士 


 我们在检索文献,披阅史籍时,不难发现人才对曹魏政权的重要。而其中谋士,荀彧、荀攸、郭嘉、戏志才、钟繇、枣祗、辛毗、陈群、杜袭、赵俨等,都是颍川人。

  魏文帝曹丕在《下颍川诏》中曾用一句话来总结颍川郡的重要,“颍川,先帝所由起兵征伐也。……天以此郡,翼成大魏。”由是可见,颍川之于曹魏帝国,堪称其问鼎中原的龙兴之地。 

 学者们普遍认为,曹操征战四方、平定天下,剿灭群雄,主要凭两大集团,一是武士集团,一是谋士集团。武士集团主要来自他的老家安徽亳州,代表人物有曹洪、曹仁、夏侯惇、夏侯渊等。谋士集团则主要来自颍川郡。那是三国时最重要的人才库。

  而这里只讲一个谋士,叫郭嘉,颍川阳翟(今河南禹州)人。 

 郭嘉对曹操的重要,怎么说都不过分。学者易中天则更拿他与诸葛亮相提并论,说,刘备有诸葛亮,才最终能三分天下,建立蜀国的基业。而郭嘉辅佐曹操,也使曹操的事业一帆风顺,成功平定和统一了中国北方。言下之意是,要不是郭嘉早死,诸葛亮被刘备从隆中请出来任军师,未来的天下说不定得姓曹。

  为什么这么说?理由有几条。

  郭嘉对人看的很准。最初他不得志。21岁时,他在朋友田丰等人的鼓动下,投奔到袁绍帐下。袁绍当时被称为“天下英雄”。他对郭嘉等人极为敬重,厚礼待之。但数十日一过,郭嘉便看出袁绍不懂得用人之道,非成大事之人。于是,毅然离袁而去。郭嘉是在袁绍最风光的时候离开他的,这非但要有极大的勇气,更要有超常的眼光。

  郭嘉最不缺的就是超常的眼光。他比曹操小21岁,但对曹操的宏图伟业了如指掌。当曹操就天下形势向郭嘉问计时,他一语道破要害,建议曹操乘袁绍攻击公孙瓒之时先消灭吕布。这样不仅能使曹军扩大实力,又可以避免以后曹袁决战时吕布从侧翼威胁曹军。曹操又询问郭嘉,作为谋士,最关键的素质是什么?郭嘉说:战争和下棋一样,没有一场战争是事先部署好的,熟读兵法只是入门,军师的优劣在于临场应变。郭嘉明晰透彻的分析,让曹操不仅感叹:“使孤成大事者,必此人也。”而郭嘉离开营帐后,也大喜过望地说:“真吾主也。” 郭嘉把一切都看得很透,包括自己的主人。他知道曹操是一个能够接受、采纳正确意见的人,如果像袁绍那样刚愎自用、嫉贤妒能、犹豫不决、自以为是,郭嘉的智慧又有什么用?

  郭嘉对人的认识和理解,对人性的分析,达到前所未有的准确,甚至准确的可怕。所谓从心入手,观心为上,郭嘉就是这样的心理大师。

  比如对孙策的预测。当时曹操与袁绍相持于官渡时,孙策趁势来攻,大家都感到担心,但郭嘉却说孙策不足为虑,江东反对孙策的人很多,孙策又“轻而无备”,必死于刺客之手,结果孙策果然很快被刺客刺死。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在曹军将领都反对远攻乌恒,以防刘表偷袭许昌,郭嘉却分析刘表的性格,也得出刘表决不敢来犯的结论。事实证明,北伐七年之久,刘表果然毫无作为。 

 而在袁绍病死后,大家都主张趁势彻底扫荡袁绍的三个儿子。郭嘉看准袁绍儿子们之间的矛盾,“攻之则力合,缓之则必哄”,于是建议曹操撤军佯装南下,使袁家兄弟失去防备起了内乱,曹操趁势回兵,一战而胜。当二袁最后败投公孙康的时候,郭嘉又以一封遗书献计,让曹操按兵不动,居然坐等到了公孙康杀了二袁来降,也是摸透了公孙康的心思。

  郭嘉的卓越才能,的确和诸葛亮有得一拼。

  但这位颍川奇才却因病英年早逝。27岁出山,38岁去世,为曹操服务11年,立下战功无数,身后功名如土,这让曹操无比悲伤。

  更痛苦的事情还在后头:郭嘉死的那年,208年春,当时驻军新野的刘备三次到隆中草庐拜访诸葛亮,最后终于请得出山为自己出谋划策,蜀汉的江山从此而大不同。这一切让曹操始料未及,而最重要的谋士郭嘉已不在身边。

  郭嘉死后,曹操大败于赤壁。这结果他无法接受。郭嘉来到曹操身边后,曹操都是一路凯歌,伐吕布、战袁绍、征乌丸,每回都很顺利,从来没失败过。

  于是,他在军中大帐内面对众将大哭:“有郭嘉在,吾焉能大败!”他还无限感慨地连说了三句——哀哉奉孝!痛哉奉孝!惜哉奉孝! 由此可见,曹操之于郭嘉的期许,不输于刘备临终托孤之诸葛孔明。

  曹操后来,还时常想起郭嘉,说:“自从征战,十有一年,每有大议,临敌制变,臣策未决,嘉辄成之。平定天下,谋功为高”。

  郭嘉是另一位颍川谋士荀彧推荐来的,曹操一想起郭嘉,就给荀彧写信,怀念郭嘉的功劳,信中说:郭嘉在我的心里永远也抹不去了。他对时事、军事的见解,超过了所有的人。

  这就是郭嘉当年在曹操心目中的地位。 


颍川陈氏:一个家族的生命力 


 颍川陈氏家族成员不乏优秀人物,史实散见于《后汉书》、《三国志》、《晋书》、《宋书》及《世说新语》等书,其中陈寔、陈纪,陈群、陈泰并在《后汉书》、《三国志》中列有专传。

  汉代的颍川郡,有许多大姓、望族和世家。据日本学者鹤间和幸统计,汉代关东地区著名豪族共计95例,其中颍川郡就有13例之多,是豪族最为集中的一郡。

  而颍川陈氏是当时的巨姓望族中最著名的一个。因其世代传袭,人才辈出,而名重魏晋。如今天下陈氏大多以颍川为祖,鲜有例外。


  道德文章 


 在河南,很长一段时期,陈姓人过春节时都要贴对联:“易学源流宗华山,文范德业贯颍川。”横头是“太丘遗风”。这是在表达对一个人的纪念。此人叫陈寔,谥号“文范先生”。

  在颍川陈氏家族中,东汉的陈寔是一位极关键的人物。他道德冠于当时,是远近名士之首。荀爽、贾彪、李膺、韩融、王烈、管宁、华歆、邴原等都曾向他问学,为各界所瞩目。

  担任太丘县长官期间,陈寔修饬德教,百姓安居乐业,邻县的百姓也前来归附。一次,上级官员来视察,县吏害怕百姓上诉,就告诉陈寔,想让他加以制止,陈寔说:“上诉是为了求公道,如果加以制止,百姓还怎么申冤明理呢?不要约束百姓上诉。”

  视察的官员听后说:“能说这样的话,难道百姓会冤枉人吗?”果然没有来上诉的人。

  有关陈寔,还有一个和他有关“梁上君子”的故事。陈寔在乡里威信很高,人们都重视他,认为“宁为刑罚所加,不为陈君所短”。一次有个小偷躲到他家房屋的梁上,准备夜间行窃。陈寔发觉后,不动声色地把儿孙们叫到屋里,教育他们要努力上进,正正当当做人,不要像梁上君子那样养成坏习惯。小偷很受感动,跳下梁来向他请罪。这事传开后,其他人也都受到了教育,盗窃案减少了。

  毛泽东很欣赏这个故事。1965年他把《后汉书·陈寔传》推荐给中央的其他首长阅读。毛泽东很赞同陈寔的做法。这说明,人也可以在一定条件下变好。

  而如今,陈寔的故乡陈故村的陈公祠,已改为“陈故小学”。这里每年在农历二月初二陈寔生辰时,家家都要吃寿面,表示对陈寔的怀念;陈故庙上要演大戏三天,群众烧香磕头,请陈爷(陈寔)出来看戏。这个庙会声势很大,前来赶会烧香的不仅是本乡本土的人,还有许多迁居他乡的陈氏后代。庙会上还有“书会”,热闹非常。

  陈寔共有六个儿子,其中陈纪、陈谌最有贤名,当时人们把他们父子三人并称为“三君”。陈纪以道德知名于世。兄弟友爱,孝养父亲,家中和睦亲善,其家风成为人们学习的榜样。陈纪也曾遭到党锢,他在家发奋著作,写成《陈子》一书。党禁解除后,朝廷虽然多次征召,他都拒绝出仕。

  陈谌与兄长陈纪一样,道德品行俱佳,多次同时受到朝廷的辟召。陈寔曾评论他们俩兄弟说“元方难为兄,季方难为弟”,即两人难分高下之意。“难兄难弟”的典故也即出于此。

  颍川陈氏家族的发展是一篇绵长的道德文章。东汉末年,陈氏参加了轰轰烈烈反对外戚宦官专权的斗争,与党人一起谱写了一曲时代悲歌。


  历史悠长 


 汉末魏晋之际,颍川陈氏一直活跃于政坛之上。在陈寔、陈纪、陈谌父子时期,从一般的寒门起家,以儒学入仕,谨修德行,积极投身政治,灵活运用政治手腕,通过联姻,依靠汝颍集团,不断发展壮大,成为兴盛的世家大族。  陈群是陈氏发展成为高门大族的关键性人物。作为陈寔的孙子,陈群在历史上最大的影响,是根据曹魏政权要争取世家大族支持的要求,在吏部尚书任上建议制定九品中正制。九品中正制晋以后沿用,至隋始废。这一制度进一步确保了士族在政治上的世袭特权,形成了著名的门阀政治,流风余韵,其所养成之门第观念更是影响深远。  鲁国的孔融才高意广,生性高傲,目中无人,年纪在陈纪、陈群之间。他先和陈纪是好朋友,以后又与陈群交往甚密,陈群由此声名显扬。 

 史载陈群“在朝无适无莫,雅杖名义,不以非道假人。”对于皇帝的过失都是秘密上书谏阻,不在其他人面前议论皇帝的是非,以致有些官员认为他怕得罪皇帝,不敢说话。正始间编撰《名臣奏议》,朝臣们才从中知道陈群进谏的情况。大家对他的做法和胸襟都很佩服,称颂他是长者。 

 陈群在魏,一直位居要职,先后受曹操、曹丕托孤,成为国之重臣,又多次向魏明帝曹睿作出规劝,官至司空。其子陈泰,亦是魏国后期名将。 

 魏晋之际,颍川陈氏受群雄割据战乱的影响,开始由注重文治转向崇尚武力。西晋时期随着儒学的衰微和玄学的兴起,其家风具有由儒入玄的趋势,在政治上不再积极进取,人生的志趣转向了文学和书法。 

 到西晋末年,战乱不断,为避乱,颍川陈姓越山渡江,到达闽中。颍川陈氏家族又有了新的传播和发展,并变成更多的支流。还诞生了像陈霸先这样的开国君王。颍川陈氏子孙历十余世冠冕相承,家族地位历三百年而不坠,成为最为悠远的世家大族之一,靠的是严谨的族规家训和极具凝聚力的儒家道德传统。

  禹州市国家AAAA级景区--钧官窑址博物馆内的宋钧官窑遗址。


后记:


  颍川郡,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历史标本。它曾经默默无闻,后来成为人才聚集地和名士的摇篮。这一切都是因为什么?是天时,地利,还是人和?


  在探访颍川郡的那些天,我们总在想这个问题,但发现知道得越多,无知也越多。我们希望,在未来的某个时刻,我们能够真正了解颍川郡,了解这个传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建凯 2014-1-12 17:18
颖川郭氏也是郭氏起源之一,学习了。

引用 湖北郭志国 2014-1-12 18:20
学习拜读了《盛产名士的颍川郡》,他的确是一个值得研究的历史标本!
引用 郭学宾 2014-8-3 02:04
不对啊, 太原郭氏源于东虢啊,郭淮家族自己这么认为的。《夫人宜城宣君之柩铭》云:讳槐,字媛韶,太原阳曲人也。........建国东虢,因而氏焉。父城阳太守讳配,字仲南,德迈当时。
引用 郭在权 2014-8-3 10:06
东虢有一小部迁阳曲(平陆县)成为北虢。大部分形成颖川郭氏。

查看全部评论(5)

公益  睦族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赞助我们  

GMT+8, 2017-10-21 12:47 , Processed in 0.149054 second(s), 3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