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郭氏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导航
中华郭氏网 首页 人物访谈 查看内容

德厚流光 高情远致--郭世科:坚持十余年潜心研究郭氏文化

2014-5-31 22:31| 发布者: 郭在权| 查看: 2485| 评论: 15|原作者: 中华郭氏网

摘要: 世科先生长期担任基层领导,退休后从自己寻根问祖为起点,潜心研究郭氏文化,奉献余热。于2006年创建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这是郭氏第一个省级正规注册的研究会。深入挖掘研究编写出版10余部郭氏文化专著。2007年起 ...
             IMG_23102_副本.png

      2013年4月4日(清明节),郭世科先生在河南省三门峡市《癸巳年虢国.郭氏文化论坛》上作主题发言。


人物简介:

   郭世科,山西汾阳人,1937年生,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社会科学副研究员。毕业于西北新闻刊授学院。历任三泉农中校长,汾阳报编辑,汾阳县农办副主任等职。中共汾阳县委政策研究室副主任。市人大常委会专职委员。汾阳市人大常委会农工委主任。主要业绩:40年来,先后在地区、省和中央报刊、电台、电视台发表稿件600余篇,连续多年被省、地新闻机构和社会科学杂志评为模范通讯员。主要著作有《经营管理汇编》共3集,于1961-1963年出版;《汾阳万元户》于1985年出版;《浪花集》一书中《网架之星》于1989年出版,并获山西省电台"改革的浪花"征文一等奖;《要深入开展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发表于《山西日报》(1979),并获社会科学优秀论文奖;撰写的主要论文有《农村工作队不能简单否定》、《农用物资实行专营限价后面临的新问题及对策》、《总厂在镇、车间在户是发展乡村工业的一种好形式》、《正确处理五个矛盾、引导农民劳动致富》、《发展林业亟等解决五方面的矛盾》、《用实践第一的观点办社》、《向农业机械化的目标迈进》、《依靠科学种田致富》、《地方人大自身素质亟待提高》、《对开好县级人民代表大会的建议》、《不能再让贫困县"享贫福"》、《把汾酒经济区的设想变为现实》等。
    长期担任基层领导,耿直做事,为社会效力。退休后以“研究郭氏文化,弘扬中华文明”为宗旨,潜心研究郭氏文化,奉献余热。
    2013年被山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授予优秀学会工作者。

   
   

一、缘起撰修《汾阳郭氏郭村支谱》


让我们先了解一下郭世科先生十多年研究郭氏文化的缘起。

郭世科:认祖寻根续家谱----缘起撰修《汾阳郭氏郭村支谱》

    撰修《汾阳郭氏郭村支谱》,涉及古今汾阳、子仪公祖籍、封爵等诸多方面,其意义远远超越支谱本身。在使命感、责任感的驱使下,沉入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搜索寻找、考证推敲,沙里淘金、 提炼求真。好在天时地利人和,得先灵指点,有宗亲配合,受友人相助,历经两年,终成正果。
    说来也奇,早在2002年春天,我还未识先祖,更未着手撰修支谱,就在夜间得此一梦:我来到孝臣村东,往南走不多远,见正东方一古老地方,有居民院落,有商家字号,街上人来人往,好不繁华。我去那里由北向南游了一番,发现此地西南方有一更为繁华形似城池的地方,我又去那里欣赏游玩,末了原路返回。沿河槽西行不远,就到孝臣村边。记得很清楚,孝臣村紧靠河的北岸,进村要经非常古老、深而高大的门洞,村中皆是深宅大院。游完沿河边路而上,经聂生村北、巩村村南而归。后来修支谱参阅汾、孝县志,又去孝臣村查访,才发现去春所梦与今之考证惊人地相似:古虢虞河(今叫虢义河)就在孝臣村边,孝臣村就在河之北岸;虢虞河下是虞城,虞城西是虢城,均在虢虞河北岸;聂生、巩村两村之中,正好又是古兹(姬)氏城所在。由此看来,虞城、虢城、虢虞河、瓜(虢)衍县,都与晋灭虞虢迁其民于此有关:虞民迁地叫虞城,虢民迁地叫虢城,为图吉祥,企盼虢国裔族繁衍生息,兴旺发达,此地称名虢衍县,为避难虢氏家族改虢为郭,还将近河称为虢虞河。
    除了奇梦,还有巧合。谁能想到,第一封寄往花寨的问祖信件,就正好交到最了解族情并正在修补家谱年高76岁的郭兆笏先生手中。
   正当接受兆笏先生的建议,着手撰修支谱之时,就有了去拜访老领导、爱子村郭暧后裔郭守忠先生的机会,而且在榆次停车问路,恰好就在门口。
    第一次吕居堡之行,登门访问者一个接一个都是郭氏各支代表人物,都是能够提供资料的后来的编委成员,如果事先安排,还未必能如此周全。
    吕居堡郭之玉两闺女在汾阳教书,在需要吕居堡提供家谱、资料之时,恰巧有一闺女生孩子、过满月,之玉家人汾、孝之间来回走动,正好顺路捎办,省去好些不便。
郭村村名,正在疑惑“郭”与“崞”不同之际,在汾阳市博物馆院内,就发现有10月17日(2003年)五麟集团西贾壁工地挖出的一宋代墓志,正好提供了郭村之名的历史史证,由此而查阅《孝义县志》,确认今之崞村,民国之前就为郭村。
   巧合太多了,不再赘述。连同奇梦,我总觉得,撰修支谱,好似先人安排,先人指点,神话一般。

花寨问祖

   还在小时候,就听父亲讲,我们义丰村郭姓家族是从孝义花寨迁来的。几十年来,对此没有在意。只在前些年郭氏后裔来汾阳寻根问祖时,脑海中才浮现此事。但当时觉得自己祖先在孝义,和汾阳王子仪公未必能联上,故对汾阳王后裔来汾阳寻根问祖一系列活动从未沾边。
   1999年在为先父、先母撰写墓碑碑文时涉及祖籍、祖先之事,就给花寨现在归属交口县民政局打电话询问,还好,接电话的一位女士很和气地告诉我:交口县是有花寨这个村子,这个村郭姓人口占大多数,是个大户。有了这个答复,我就在碑文中明确写入我的曾祖父辈从孝义县花寨迁来。
   后来又想.祖籍是花寨,花寨郭姓家族的情况怎样?会有什么来历?抱着这些疑问,于2003年7月2日写了一封询问信,寄给花寨。收信人是花寨党支部书记或村委会主任,请他们看信如果本身就是郭姓家族就由他们复信,如果他们不是就请他们将信转给郭姓家族中知家族情况之人。
    先灵安排,事该有成,时隔半月,就收到来自花寨的复信。写复信的是一位76岁的郭兆笏先生,信中告诉我,他很高兴地看了我的去信,正巧他正在整理花寨郭姓家谱,而且他就是对郭氏家族最了解情况之人。信中写到,花寨郭姓是子仪公后裔,第34代由汾阳郭村迁入孝义吕居堡,第41代有一支从吕居堡迁往花寨。还将花寨郭氏先辈的“字”序排列出来,我曾祖父光字和我祖父生字都在其内,且世系顺序不乱。以此推来,我为第53代,他是第54代。
得知此情,我喜出望外,便在2003年8月1日早8时30分,带四儿郭强和友人梁珍船乘车一块前去花寨。
    老天也关照我们,出门时还阴沉沉的,心里嘀咕,在这阴雨绵绵的多雨之秋,会不会又要下雨?然只阴未下,一路上既凉爽还少了灰尘。只是车过兑镇后有一段路坑坑洼洼,颠簸难行。入交口县地界,路就好了,司机也未走过,边行车边问路。车过温泉后,路经一小村,村北口道路交叉,下车问路,即按指点爬山前行。虽然山路,但铺柏油,行驶较快。大约走有五、六华里,心想古人云:“见人不施礼,多走二十里”,还是再施礼问路为好。见对面驶来一摩托车,待人家过来,叫司机刹车我下去探问,那骑摩托之人说我们走错了路,应该从山下交叉处向北而行,走到温泉铁厂就离村近了。山里人诚实热情,说完他在前带路,我们掉头跟随。下得山来,他停住摩托车,又给我们指点一番,待人家起程后,我们便上车而行。走不多远,又遇交叉路,为保险起见,我又下车探路。不料被问者是外乡人,不知路径。又上附近一建筑工地去问,也都不是本地人,说不来。后等来一过路之人,才算弄清。乘车继续前行,又走约五、六华里,还不见铁厂,正在疑惑之际,迎面来了一位骑摩托车的女子。如得救星,连忙去问。该女子告诉我们,再往上走,不远处往左拐就到铁厂。听了答复,心踏实下来。很快来到铁厂,再经问路爬山上行,一来坡陡,二来地滑,走不多远村子已现眼前,只是车不能走,就让返回铁厂门口,安顿司机在饭馆吃饭等候,我们徒步而行。这时从山上走来三、四个年轻人,一问郭兆笏,他们都认识,并说他们都姓郭,一家则。我们沿着羊肠小道爬山,临进村前让郭强选几处标志性景物照了相,便一路去找兆笏家。村中一儿童为我们引路,径直找到。
    这是一座古老简朴的山村小院,依山建窑,院分两层,进入院门,再爬几级台阶才是窑洞。正面四间窑洞,一喊郭先生在吗?兆笏便迎出门来,由于前已有信,一见如故,候进家中递烟递茶。窑内光线较差,我们便拿了炕桌放在院内围坐桌边谈了起来。他拿出家谱稿,我向他赠送《文集》和《汾阳历代人物传》,边谈边看,证实了来信所述,目睹了先祖故土,还得知1949年整理过郭姓家谱,花寨有,吕居堡也有。花寨的已经毁损,兆笏整理的就是抢救而来。听到吕居堡有老家谱,心里顿觉有了希望。
    很快就到中午,在兆笏家吃过午饭,便告别离村。

吕居堡认宗

    花寨问到先祖踪迹,便急忙给吕居堡去信,不得回音。想电话联系,不知号码。灵机一动,想到吕居堡归属阳泉曲,便给阳泉曲镇政府办公室打去电话。接电话的女子热情仔细地告诉我吕居堡支书、主任的姓名与电话号码,还说郭姓在这个村是一大家族。依此打电话,支书家通了,可说不来情况。主任为郭姓,但电话打不通。干脆去一趟吧,由此而下了决心。
    2003年10月24日,农历9月29日,我与女儿郭平,早8时30分乘友人派车,从汾阳出发到孝义市找到事先约好的花寨一家则兆笏六哥郭芝明。三人一起,向吕居堡进发。
   去到吕居堡,先找到芝明认识之人同姓不同系的郭维权。老汉行走不便,在炕边跟我们交谈,他知道甚少。我们便出来去找芝明过去给捎过信的人家,他说那家老伴虽不是郭姓,但了解郭姓一些来历,还知道吕居堡郭姓为郭子仪后裔。
    我们按照指点,爬上叫“圪挞上”一院中有梧桐树的院门前。不料街门上锁,主人不在。向邻居询问,都说刚出去买东西去了,一会儿就回来。考虑时间宝贵,我便询问跟前住户谁家还是郭姓家族。他们指了几家,却都已迁往别处只留空院。又经询问,他们想起来了,手指坡下一红门宅院,说那家就是。
   我们喜出望外,连忙下坡,拐弯找到。敲开大门,一老者出来,我简明说明来意,便被迎回家中。老人郭怀惠74岁,家庭看来富裕,老俩口儿。他们都不多了解情况,但道出个很好的线索:村中有家谱,听说在郭之唐家保存。可惜之唐现不在家,到柱朴煤矿当会计去了。他们又想到村中郭之玉是位退休教师,就是由他给过世者上神秩。
有了这一线索,顺蔓摸瓜,怀惠老伴热情地带我们来到郭之玉家。之玉承认他给上过神秩,还说他曾见到过之唐保存的家谱,还抄下一段有关他这一支的记载,并拿出来给我们看。女儿郭平即刻拿去抄了下来。我们进一步打听家谱的内容,他说内有郭子仪后裔记载,还有和花寨关系。我知此人是退休教师,且写得一手好字,便委托收集整理有关情况,此人满口应承。谈话时,他儿子回来,年岁不大,但也很热心。在院中连同怀惠妻合影留念,就由之玉儿带我们去找郭之庭。说来也巧,汽车刚走到街心,迎面见一人在一家大门口,带路的之玉儿便说:“前面那人就是村长!”我听了很高兴,前给这位村长去信不见回音,打电话未曾接通,今日很容易地不上门就街中见到。我连忙让司机停车,下车主动打招呼。经简单自我介绍,对方很高兴地迎上来握手,说早就收到我的信,至今在家保存。边说边连忙上车,一块儿去找郭之庭。
    郭之庭比前面几人了解情况,还参与过1949年整家写家谱,讲了好些与兆笏家谱稿相吻合的情况。我给谈了写家谱打算,请他帮助出力,他很乐意。从之庭家出来,生有带我们左拐右拐去了他家。女主人正在洗衣服,见我们来到,连忙倒水让我们洗手,随后请我们坐在较为排常的大客厅里,给我们沏茶递烟,很是热情。我们仔细观察,家中陈设已不同一般农家,有了城市风度。再往外看,院中也很宽敞,而且是小二楼式,前面才是正院,我们走的是后院,进的是后门,坐的是楼下一层。
    谈话中,生有叫来他一个叔父,名郭凰,对家族知之较多,还保存有本族先人五品官郭可宗过世后他人送的挽词10余幅,并讲到了祖坟石碑与碑文情节。一听此情,我惊奇地高兴,赶紧追问,知道碑文还在,就追赶快吃饭。吃饭时郭凰讲到班辈,对我说:“你还是我们的爷爷辈呢!”饭后,我们安排司机在生有家休息等候,由生有、郭凰陪同一行五人,满怀希望激情爬山寻祖。芝明虽然78岁,但还是不肯放弃此行,爬行三四华里山路来到坟地。
    尽管爬得两腿酸酸,但认宗心切,我第一个上山,在小路旁边发现一墓前砖砌小碑楼,碑楼前有一倒地的中型石碑。我连忙上前拜读碑文。上刻“八代先祖郭承尊”。啊!这不正是来吕居堡教书最早落户的先祖一家吗!可惜年常日久,风化雨蚀,碑文又小,看不太清。用带来的水洗、油擦,效果不良,用杂草擦后,略微清了些,还是不好辨认。又考虑时间紧迫,大家同心协力将倒地石碑扶起靠在碑楼边,我在墓前鞠了躬,就继续上山。
   又爬一段,上达山顶,在一块不大的山地内,斜躺着一块顶部残损的大石碑。如获至宝,碑文字大,字迹清楚。腑身拜读,第一行字就清楚地显示:“周虢叔之裔也叔后改虢为郭因以郭为氏由周而来若汉之林宗唐之子仪皆其后也”。一下证实了先前之考证,除去了埋在心头之疑团。我们是虢叔公传人,子仪公后裔。这块石碑就是铁证。我让女儿抄碑文。生有、郭凰说:此坟此碑原来在山下,由于柳弯煤矿建楼房,故迁坟迁碑于此,内葬79具先人尊体,郭可宗先人就在此地。我立正坟前行四鞠躬礼,后与大家合影留念,女儿又将墓碑、墓地照了相。随后下到半山,见到郭可宗父郭盛墓碑。这一墓碑筑在砖砌小碑楼内,和承尊先祖墓碑相同。字迹难辨,略知内情后,时已不早,鞠了躬,照了相。返回承尊先祖墓碑前,照相后下山。下山途中,芝明年高,又走急了些,跌了两跤,我与生有将他扶起,搀扶行走,生怕他再跌跤伤了身体。回到村里,在生有家叫上司机来到郭凰家,将10余幅挽词照了相,同郭凰俩口及生有合影告别。
    本来,一切顺利,天黑即可回汾,谁料车到孝午路曹村收费站十字路口时公路阻车,只得耐心等待。一堵三个小时,终于一步一步挪出阻车行列,晚10时回到孝义城区,芝明热心留吃饭,在一家小饭馆内吃了便餐,送回芝明,急忙下楼,芝明又送我父女上车,告别而归。回家时已近夜11点了,三儿郭江与孙儿宇辰还在家等候。
这一天,紧紧张张,虽然劳累,但收获极大,心中很是高兴。老伴听了我的谈叙,也兴奋不已。

吕居堡认宗(续)

    吕居堡追寻宗迹,收获很大,特别是认定子仪公是我们之先祖。为撰写家谱有准确的依据和翔实的材料,心中迫不及待地想将碑文与可宗公挽词清清楚楚置放眼前;还有“八代先祖郭承尊”在明朝迁去而立碑却在清代,脑海中反复思考,总解不开其中缘故。为此,10月27日,便二次前往吕居堡认宗。
    这一天上午10时出发,一路顺风。到了吕居堡,既未走上次进村之路,也未走上次出村之途,不分不由从村中心的一条通道进入。车到丁字路口,正打算下车问路,恰巧迎面走来一人,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村委主任郭生有。他说郭凰在门前等候,让我们先去照挽词条幅,他去安排扶石碑之人。
    我们乘车又走一段,就见郭凰在街旁,一块来到他家重新照了挽词条幅,就乘车爬山去到坟地。先照了可宗公自序碑文,又将碑翻身扶起照了碑的正面,我站在碑边照了相,又和生有、郭凰、之玉及修路、扶碑、立碑的本族年轻人一起在碑后照相合影。
   接着来到郭盛公碑前,又重新照相,抄下碑文。在承尊公墓碑前,除照了相,我跟生有、之玉、郭凰仔细辨别抄写碑文。在抄碑文中,解了两大疑问:一是此碑是承尊公的八代世孙给建的,故尊称承尊公为“八代先祖”;二是逝者与建碑者间隔八代,从明朝到了清朝,故成为咸丰年间。从承尊公碑文中,还发现第七代有三信、三计之名,与花寨兆笏写的家谱稿中所述从吕居堡迁花寨者一致,由此说明花寨一支之直系先祖也即承尊公也,当然也为我之直系先祖。
   要照的相照了,要抄的碑文抄了,疑团解了,在生有安排的餐馆用饭后即刻告别。下午4时多返回汾阳。

郭村寻根

    《吕居堡郭姓家谱》记载:“先祖唐朝宰相郭君子仪夫人王氏、赵氏所生郭暧,居住山西汾州府三泉镇西南乡郭村人士。明朝成化二十三年三十四世孙郭士维妻刘氏生长子承永、次子承尊、三子承元。兄弟三人在家困难,有孝义吕居堡村人同议请郭村进士郭承元先生教学,一连十余年,郭村人多地少难以过度,在吕居堡买地十余垧,自买之后两代一同全来吕居堡居住。”郭村即今汾阳崞村。《孝义县志》有明确记载,还有汾阳市博物馆收藏2003年10月17日五麟集团在西贾壁工地挖掘出的宋代墓志,该墓志铭称亡者汾州孝义郭村人氏,死后葬于西南方四里地内。郭村当时归孝义县管辖,所述葬地正是墓志发掘所在,即今崞村西南方四里处西贾壁田地。
    根据老家谱记载与以上史证,2003年10月29日上午8时30分,乘四儿郭强摩托车,前往郭(崞)村寻根。
    未去之前,就给那里的村委主任李振杰打了两次电话,得知学校即原来的圣母庙内有一石碑。因此,进村后就去了学校。迈入学校二门,一眼就看到一通竖立殿前的清代石碑,近前仔细在碑文与碑上人名中寻找郭氏踪迹,没有找到,不过也有收获,知道了郭(崞)村还有一座保存较为完好的圣母庙,有殿堂,有过亭,有庙址,只是缺了神像。
要出校门时,想到还是见见振杰媳妇吧,她就在这里教学,只是刚进来时怕打扰孩子们上课没有惊动。而这时见孩子们在操场走动,估计可能下课,就下到教室那级院,往东一拐,头一座教室中有一男教师正在课堂上坐着,教室门大开,我便上前询问振杰媳妇,那位老师热情地走出教室到另一教室将振杰媳妇叫出来。见面后我说明来意,振杰媳妇又引见了刚才的那位卫老师。说到石碑,卫老师想了想,说村中堡内有一块,街中有半块。问有哪位老者能够知情,他告诉我们,有位叫田勋虎的老人,今年90多岁了,说古论今知之甚多,可找此人。一听此言,喜出望外,忙问此人住在何处。卫老师告诉我们,此人现不在村,在孝义临水他女儿家,并还告诉我们要找可到村中田勋乃家去问,他们是兄弟什么也清楚。
    得知此情,我父子连忙来到田勋乃家,去时人家正吃早饭。勋乃俩口都70岁人了,女主人见我坐下,劈头就问:“你们是收古董的?”“不收古董,是问古董的!”接过话茬我半开玩笑地回答。老俩口和他儿子听了觉得奇怪,我便自我介绍:“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郭世科。”“啊,是你呀!”互相说了些当年在这儿下乡之事,拉到正题,他们给我详细地介绍了他兄勋虎在临水的住址,勋虎女婿及外甥儿的名字,还说外甥郭庆福是孝义民营企业老板,一问便知,还告诉了具体路线。我们赶紧告别起程。
    原以为,临水与高阳镇紧靠,高阳镇在307国道边,好找。结果,原以为的高阳镇只是高阳镇煤矿及其家属区。再加四儿粗心,一股劲飞奔,结果过了高阳镇大桥问人时才知早已超越。又折返回途,过桥后再打听,行了好一段路,才算来到临水村。
    临水村多年来只是走路经过,未进其村,这次进村,也开了些眼界,特别是临去勋虎女儿家那段,弯弯曲曲,快到门口,还连进两道古老过街门洞,而且第二道门洞上还残存一古老门楼,从这儿也透出了中华民族的古老气息。一过第二道门洞,就是一漂亮院门,正是勋乃所介绍模样,尽管大门上锁,但勋乃说锁门是因勋虎老人双目失明、听力失灵不能看门,他一定在家中。我便上前扣门,许久无人应声。正在这时,一邻居女主人听扣门声出来主动告诉我们,勋虎女儿在附近串门去了。我们便顺其指点去找,未找到。我们正听这家女主人指点新的找处,可好有一女子走来,而她就是勋虎的外甥女儿。该女子很热情地领我们往她家走,并说要叫她妈。我问知她外祖父在家后,就连忙阻止:“不要叫了,有你外祖父在就可以了,我们就是专门来拜访他的。”
    进了院门,一看就是当今富户派头。勋虎老人在西房火炕窗前盘座。他两目紧闭,形貌非同一般。他说话有力清楚,只是耳背须大声喧讲。他年高91岁,而头脑清醒,记忆中的往事一套一套。你说郭子仪,他就讲汾阳王;你说明朝事,他就说庆成王、永和王,简直无所不知。虽然对郭(崞)村郭姓家族想不来,可他说到1962年放羊时在员庄村东、郭(崞)村村北一块叫“北角”的地内,见到过一筑有砖砌牌楼的大石碑,上有郭子仪大名,有郭子仪生平事绩,让我们去“北角”地内去找。他还谈到路家庄郭姓家族之事,使我联想起父亲讲我的曾祖父从花寨迁汾阳时是有一支去了路家庄,不知与勋虎老先生说的郭姓有无关系?我还顺便向勋虎外甥女儿探询,临水村郭姓多不多,她说大部都是。我给她说,你可与你父等人查询,通过看神秩、查家谱、问老者,考究一下临水郭姓来历,看是不是先祖子仪公一系,如有此线索可告诉我,以便考证收入家谱。
    结束临水查询,又返郭(崞)村勋乃家,先问“北角”地石碑事。后由勋乃儿带我们去查看村中两块残碑,结果一块无字,一块无存。
    临走时,想到探望一下老村干田勋元。可能是他儿提前告诉了我要去,他跑出大门来迎接。老相识、老同志、老朋友相见,回首往事,乐不合嘴。告诉来意,当谈到花寨时,他接口说,解放前他在花寨给郭学昌种地三年,学昌当时还管村事,由于贩洋烟事发,学昌将洋烟款在村中盖了庙,庙院内还有一大松树。他这么一说,使我想到与四儿及珍船花寨问祖时,曾去看那庙址,神像不存,大松树满树杆是虫眼,无皮裸身,早已枯死,好在庙堂还在,尚能修复。田勋元所说,可能就是此庙。我说到“北角”地石碑,勋元回忆,是他们运回一块,铺在大队(现村委会)院内。由于村委会锁门进不去,我便委托勋元父子查看石碑,找寻郭氏家族遗迹。他们父子畅快地答应。
   郭(崞)村此行,听了勋虎老先生的回忆,证实了先祖遗根。

二、创建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

  2006年创建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担任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是热心者、爱好者自愿结合、业余从事郭氏文化研究的地方性、非营利性团体。
    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的宗旨是遵守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尊重社会道德风尚,积极开展郭氏文化研究和学术交流活动,促进地方三个文明建设,为构建和谐社会做出积极贡献。
    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接受山西省社会科学界联合会、山西省民政厅社团登记管理机构的业务指导和监督管理。
    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的业务范围:1、深入研究郭氏文化;2、接持海内外郭氏宗亲寻根问祖、寻根祭祖;3、编辑出版会刊《郭氏研究》学术刊物,交流推广研究成果;4、联络社会各界,支援地方文化建设。
    原山西省政协主席郭裕怀为名誉会长,研究会与海内外郭氏建有广泛联系,交流研究成果,考证源流世系,凝聚宗亲情感。推动建成孝义市河底村郭氏宗祠和汾阳市汾阳王府。协同完成“打基础、搭平台、唱大戏”三步棋中的前两步,即深入挖掘研究编写出版10余部郭氏文化专著,打下研究基础;申报组建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推动建成汾阳王府,搭好两个平台。第三步棋是依靠政府与企业家及海内外郭氏宗亲,共同唱好郭氏文化这台大戏。为家族的凝聚,民族的团结,社会的和谐,国家的统一发展做出贡献。
    2013年换届改任荣誉会长。

三、坚持十余年潜心研究郭氏文化


120430-01-01.jpg

郭世科先生研究郭氏文化的著作

120430-01-02.jpg

    2004年续修出版《汾阳郭氏郭村支谱》,2005年编辑出版《郭氏源流考》,2007年编辑出版《郭氏文化》,2008年与郭兆笏续修出版《汾阳王后裔花寨家谱》,2009年编辑出版《郭氏文化(续)》,2010年编辑出版《和谐之圣汾阳王》、《汾阳王文化研讨专集》,2011年编辑出版《汾阳与汾阳王》,与冯志彤编辑出版《汾阳郭家庄郭氏考》,与郭志强、尔学礼编辑出版《郭氏与汾阳》画册等。还协助石楼县贺家塔前村、左云县押八井等地郭氏撰修数部郭氏家谱。

四、加强与海内外宗亲联谊

    郭世科先生积极参加郭氏家族活动,先后参加中华郭氏网组织的多次活动,宣传汾阳王文化。

psb (3).jpg

台北市议长吴碧珠改颁奖。

psb (4).jpg

    2012年1月5~6号,在台北参加纪念汾阳王郭子仪诞辰1315周年公祭.暨郭子儀紀念堂落成啟用典禮。

193133zdo8d43dthf7dft3.jpg

郭世科:重建汾阳王府  传承根祖文化

   2013年8月17日晚,中华郭氏网主办的《中华郭氏宗亲恳谈会》成功在广东省惠东县春江酒店举办。

IMG_23102_副本_副本.png

郭世科:《走出迷团 正本清源 摒弃偏见 共谋发展》

psb (5).jpg

2013年4月4日,癸巳年清明中华郭氏宗亲祭祖仪式在三门峡举办。

编者按:

   世科先生长期担任基层领导,退休后从自己寻根问祖为起点,潜心研究郭氏文化,奉献余热。于2006年创建山西省郭氏文化研究会,这是郭氏第一个省级正规注册的研究会。深入挖掘研究编写出版10余部郭氏文化专著。2007年起一直担任中华郭氏网顾问,始终关心、支持郭氏文化研究,以近80岁的高龄积极参加家族联谊活动。
    “德厚流光 ,高情远致”。世科先生的品行和精神是我们郭氏子弟学习的榜样。

5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郭在权 2014-5-31 21:24
和世科宗长认识很多年了,

“德厚流光 ,高情远致”。品行和精神是我们郭氏子弟学习的榜样。

引用 郭建凯 2014-5-31 21:55
德高望重。学习。
引用 福建郭卫华 2014-5-31 22:09
宗长是我们小辈学习的榜样
引用 郭昌明 2014-5-31 22:35
科老是我们的榜样!
引用 郭荣勋 2014-6-1 01:32
光热奉家族;美德献人间。
引用 郭占敖 2014-6-1 05:51
在2013年三门峡祭祖时,我有幸与世科宗长当面会谈许久,世科宗长对待家族文化严谨的态度使人佩服,后来,多次和宗长进行网上交谈,聆听宗长对我们家谱提出的建议,使得本人受益匪浅。
引用 郭周同 2014-6-1 10:45
世科宗长是我族德高望重的长者,本人有幸多次与宗长见面,当面聆听教诲。。。。。。。
引用 郭周同 2014-6-1 10:49
2011年1月6日与宗长第一次在长沙见面
引用 郭周同 2014-6-1 10:55
本帖最后由 郭周同 于 2014-6-1 17:34 编辑

2013年3月16日在长沙军分区左家塘干休所见面

引用 郭周同 2014-6-1 17:40
2013年8月16日在郭氏姑婆节上见面
引用 郭周同 2014-6-1 19:02
感谢世科宗长的勉励和期望!祝福老人健康长寿
引用 郭春初 2014-6-2 19:38
德高望重的长者!治学研究精神值得称赞传颂!
引用 郭为丰 2014-6-4 15:37
德高望重,精神可嘉,值得我们每个人学习。祝老人健康长寿。
引用 郭烨 2014-6-7 22:29
学习长者。
引用 郭昌峰 2014-10-29 10:32
长者风范!汾阳之光!

查看全部评论(15)

公益  睦族

QQ|关于我们|地图|手机版|发展基金|微博|中华郭氏网(始建于2006年)版权所有 ( 皖ICP备13000936号-3|赞助我们  

GMT+8, 2017-10-23 10:44 , Processed in 0.153425 second(s), 36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